北宋皇家园林——宜春苑

【2021-05-07】

  【编者按】 中国传统园林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华夏民族之文化,造极于赵宋之世,到了宋朝,皇家园林在营造技艺、美学感受等方面的发展也迎来了一次高潮,出现了宜春苑、瑞圣苑、琼林苑、玉津园等四大皇家名园。本版从本期开始陆续推出文章为读者详细介绍这四大皇家名园,以古鉴今,助力古城开封的城市建设。

  宜春苑为北宋皇家四大名园之一,兴建于五代后周时期,初名“迎春苑”。其名称来源应与其处于城市东部有关,《宋东京考》载:“每岁迎春于此,一名迎春园。”最初的位置是在北宋东京城内城东南的通津门(汴河角门子)外。太平兴国七年(982年),“以迎春苑自通津门外汴水濒,乃迁置,改名。以其故地为富国仓”。(《玉海》卷171《太平兴国宜春苑》)迎春苑原址改为汴河岸边的“富国仓”,新址则迁往秦王园,起名“宜春苑”。宜春苑之名古已有之,汉唐时期均有以其命名的皇家御园。这时新改名是因为宋太祖、太宗的弟弟秦王赵廷美在太平兴国七年企图谋划篡夺皇位的阴谋败露,被宋太宗赵匡义罢免其开封府尹的官职,将他的私家花园收为皇家御园。

  宜春苑位于东京城外城朝阳门外(新宋门)东御街的南面,东御街又名州桥曲转大街,西起宣德门前御街,途经内城丽景门(旧宋门),东至朝阳门(新宋门)外向东延伸的大街,是主要沿着汴河而设的道路,故此园又称东御园。后毁于金兵入侵战火和元、明黄河水患。据考古勘察,宜春苑在开封市区东部,原开封高压阀门厂一带,遗址面积约0.5平方公里,东起高压阀门厂东边公路,西止工商银行城东办事处以南地段,南界滨河路东段,北临新宋路。

  北宋东京城四平无山,有惠民水、汴河、五丈河、金水河等“四水贯都”,宜春苑位于城东,是一处平地园林,内部没有丰富的地形变化,在空间层次方面比较单一,仅有高台、池沼等景观组织。太平兴国七年之前的迎春苑位于汴河北岸,充分利用了汴河造景,凿有池沼等水体景观;太平兴国七年之后的宜春苑则移到新宋门外大街的南侧,离开河床而影响了水体景观。按照前人的研究,宜春苑从秦王赵廷美私家园林发展而来,规模不大,以高台为中心,通过建筑、水体、花木组织景观,弥补了平地园林缺乏空间层次高差变化的缺陷,这也是秦汉以来贵族园林的普遍特征。杨侃《皇畿赋》中称宜春苑“亭台最丽”,可见其园林建筑之精致。另外,宜春苑管理森严,“差三班及内臣监领,军校兵隶及主典凡二百九十人”,皇城以东的诸官园隶此。

  宜春苑以花木珍奇繁茂取胜,它担负着节日为皇城内苑进花的任务,类似于今天的植物园。关于园内植物,《玉海》卷171《太平兴国宜春苑》中有如下记载:“每岁内苑赏花,则诸苑进牡丹及缠枝杂花。七夕、中元,进奉巧楼花殿,杂果实、莲、菊、花木,及四时进时花入内。”苑内花木都是根据时节移栽,名品众多。正因为园内池沼花卉优胜,为迎春游赏之盛地,宋人来此有春来早之感。杨侃在《皇畿赋》中描述有“其东则有汴水之阳,宜春之苑。向日而亭台最丽,迎郊而气候先暖。莺啭何早,花开不晚”的语句。仁宗天圣二年(1024年)进士宋祁也有《春帖子词》诗云:“宜春苑里报春回,宝胜缯花百种催。瑞羽关关迁木早,神鱼泼泼上冰来。”这说明宜春苑内春日早到,百花荟萃,百花齐发,更有鸟儿、鱼儿前来闹春,美景令人惊叹。

  嘉祐六年(1061年),著名政治家、文学家王安石曾在傍晚时分来到宜春苑游赏,在绿阴中静赏日暮园林之美,有《宜春苑》诗云:“宜春旧台沼,日暮一登临。解带行苍藓,移鞍坐绿阴。树疏啼鸟远,水静落花深。无复增修事,君王惜费金。”诗中描写的“水静落花深”的意境深远,衬托出宜春苑以“静”为主,是一处风景秀丽、景致清幽的园林。

  宜春苑景色宜人,是皇帝游幸观赏、宴谢群臣、习射比武和宴送大臣赴外任的重要场所。后周显德五年(958年)和六年(959年),周世宗曾三次巡幸宜春苑。到了宋代,宋太祖巡幸和宴谢宜春苑达11次之多,其中开宝七年(974年)冬十月“甲申幸迎春苑,登汴堤观战舰东下。丙午,又幸迎春苑,登汴堤观诸军习战,遂幸东水门,发战棹东下”。(《玉海》卷139)宋钦宗还曾迎道君皇帝于园内。宋初皇帝为进士及第举行的“闻喜宴”也多在此(后改在琼林苑),据《增玉海》记载:宋太宗太平兴国五年(980年)闰三月丁卯日,赐新及第举人宴于宜春苑,后以为例。另外,在景德四年(1007年)邢昺知曹州,真宗赐宴于此园。嘉祐二年(1057年)中进士的王观(江苏如皋人),奉诏作了一首《清平乐拟太白应制》,诗中提到“宜春小苑,处处花开满。学得红妆红要浅,催上金车要看。君王曲宴瑶池,小舟掠水如飞。夺得锦标归去,匆匆不惜罗衣。”此处描写了皇帝在园内设“曲宴瑶池”宴谢群臣及举行赛舟夺标的场景,足见宜春苑游娱活动之丰富。

  到了北宋后期,因疏于管理,宜春苑逐渐式微。到南宋乾道六年(1170年)闰五月范成大出使金朝时,途经汴京城,写下了《宜春苑》:“狐冢獾蹊满路隅,行人犹作御园呼。连昌尚有花临砌,肠断宜春寸草无。”看到昔日繁华的宜春苑已满目荒凉、颓败不堪。

  如今,我们应发挥优势,充分发掘开封历史上的园林文化资源,尤其是北宋皇家园林,为当前开封正在加快推进国家生态园林城市创建、构建宜居环境、彰显宋风宋韵提供重要支撑。